如何跟 95 後好好説話

一個時代的流行詞,身上難免有這個時代的烙印。

我們這些 80 後上學時,論壇剛剛興起,當年許多流行語都其相關。相同興趣的人往往喜歡登錄同一論壇,反覆翻看。有人專門寫作熱門貼子(熱貼),獲取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點擊量,上百頁的追評,它們是中國最早的自媒體。眼球即是商機,有心人把廣告植入這些貼子,賺得盆滿缽滿。

在那個羞澀年代,所有的情竇初開,都需要最隱晦的表達。當時 QQ 還只能聊天,操作空間只有頭像和暱稱。一時間頭像全是俊男靚女,暱稱也是盡顯創意,無所不用其極。青少年蓬勃的荷爾蒙,被各種詩情化意地表達兜售出去。當年班上有個長相清秀的女生,網名叫做「半截木梳」,同班男生暗戀她,偷偷地把自己網名改成「另半截木梳」;有個女生特別喜歡張愛玲的小說《浮萍浪蕊》,上課時也偷偷翻看,暗戀他的男生就乾脆把網名改成「我愛浮萍浪蕊」。後來他才知道原來「浮萍浪蕊」就是水性楊花的意思,這種文學修養的男生,顯然不能進入張愛玲擁躉的法眼。

現在的孩子,天生伴著 QQ、追星成長,在他們的世界裡,互聯網並沒有改變生活,互聯網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。一個偶像組合,有的歌迷喜歡全體成員,這就是「團飯」;有的喜歡其中一位成員,這就是「唯飯」。團飯和唯飯互相看不順眼,在唯飯眼中,很多團飯都是「團婊」;在團飯眼中,很多唯飯都是「毒唯」。僅僅是追星,內部細化竟已到這種程度。

對於 95 後來講,互聯網上的虛擬也不是虛擬,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比如語C(語言 Cosplay,語言角色扮演類的娛樂活動),年輕人在平台上,各自以不同的二次元三次元角色為題材,各自扮演正太蘿莉御姐大叔等,其作品則叫做 Pia 戲。大家會在線上分享各自參與的 Pia 戲,獲取平台上許多素不相識者的讚賞。

年輕人盼望著多交往朋友,但更多是限於網絡上的,這種擴充朋友數量的行為,被稱作「擴列」。擴列之後,大家還要多交流,熱乎熱乎。新版 QQ 上,兩個人連續聊 3 天,則在暱稱之後有個小火苗;連續聊 30 天,則顯示大火苗。為了這朵火苗,就得每天不間斷地聊,這個行為,叫「養火苗」,也可以簡稱「養火」。光養火還不夠,有時你到我的說說(即 QQ 留言錄)上互動一下,我也到你的說說上互動一下,咱倆就更親近,這就是「暖說說」。

不像 80 後,95 後們網聊,並不是為了見面,或許他們根本就不想見面、懶得見面。在線就已經很好玩了,為什麼還要見面呢?不見面,彼此就會互相保持好感,得到表揚之後,也可以輕描淡寫地謙虛一句「基操勿6」(這是基本操作,請勿發 666 讚美我),在被奚落之後,也可以互相打趣說「共藥」(讓我們一起不正常,一起進精神病院吃藥去)或者「棄療」(讓我們一起放棄治療)。

拼音輸入法不斷優化,當年那些五筆鄭碼倉頡形意等等輸入法全部式微,孩子們再也不用費心背字根。反映到這一代人的習慣上,就是拼音簡寫大行其道。基本上什麼話都能用拼音縮寫代替。比如:

CQY 就是處QQ 朋友;CDX 是處對象;XSWL 是笑死我了;BHYS 是不好意思;GNPS 是關你屁事..... 當然,還有英文版 NBCS 即 Nobody Cares(隨便你),以及中英結合升級版 OJBK(髒話:遵命)。

而 95 後的這些網絡黑話,還有很多是 90 後語言的升級版,並在此基礎上,在新領域還開闢出新詞彙,這些新詞彙再融合進拼音縮寫中,在我們這些老人家眼裡,就是天書了。比如 CHP,這個詞對應的漢字是「彩虹屁」,即粉絲們對自己偶像的花式吹捧,說他們渾身是寶,即便是偶像們放屁,也要給吹捧成彩虹色。我們這些老人家,連人家漢字都看不懂,更遑論其拼音縮寫。再比如游戲裡常見的「1551」,初見時,還以為是什麼行動代號,其實就是「噫嗚嗚噫」,是模擬小孩子的可愛聲音,原意是表示丟人,現在大多用來賣萌。

也許現在我們的心情,就跟當年社會看我們 80 後一樣,覺得茫然、擔心。然而一切總會回到它應有的模樣。終有一天,這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孩子,也會活成我們今天的德行,也會笑著聊聊自己當初的黑歷史,往事依稀,雲淡風輕。